非我意

瓶邪本命,不拆不逆。也吃忘羡周叶花怜荼岩薛晓冰秋巍澜长顾权引切光楚路双龙组等诸多cp。写文时间不定,一切随缘而行(๑❛ᴗ❛๑)

成年礼物(车,一发完)

年下偏执小狼狗轰×温柔但有点自卑研究生出。

年龄差六岁!

ooc别打我!

链接见评论,比心。

恍惚(车,一发完)

鬼切黑化设定,好像还病娇了。
源赖光大人被锁在床上挨艹。
写得很短,别嫌弃。

乐乎太可怕了,链接评论见[比心]

八一七感言

     说来惭愧,2015年8月17日时我还没有入坑,于是我完美的错过了一场盛事,没能迎接吾王归来。
  而2016年8月17日,当时我也想到了817稻米节,可当时忙着熬夜看《盗墓笔记》,等到我想起来我还有篇贺文没发时,我已经错过了8月17号,当时的我内心是十分崩溃的。
  于是我开始等待11月张起灵生日季。
  11月30日,把那段生日贺发掉后,我顿时松了口气,心说我总算干了件大事(并不)。
  2017年8月17日贺文没有码完,又忙着补课,于是只能草草发了说说,如今想来确实不妥,记得16年我看完盗笔80,真是有百般滋味萦于心头,一直很清晰的记得一段:
  “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头顶的悬崖,对我道:‘我听到你的求救声了。’
  雪地传音非常好,加在我是在上风口,他能听到我的呼救声不奇怪,我心说:‘丫的,当时我是在问候你祖宗吧。’我爬起来,眯着眼睛看四周,立即就意识到他一定是从30米高的地方跳下来的,不由得有些感动。”
  30米的高空啊,哑爸爸毫不犹豫地跳了下来,就说了一句:“我听到你的求救声了”。
  当时看到这段时,心里就觉得吴邪和张起灵他们两之间到底有多大的羁绊,才值得一个为了另一个守门十年,一个又问另一个散尽天真。
  同学总问我:“他俩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也不知脑子怎么一抽,回了句:“本为兄弟情,胜于兄弟心。”
  同学看了看我,又问:“那瓶邪呢?”
  对于这个问题我思索了很久,最后说:“这俩人之间的情谊,非一朝一夕便可比拟,他们历经十年,斩断无数荆棘,踏过千里素雪,迎着东方朝阳,于一方天地的寂静中才得到厮守。”同学彻底不说话了。
  其实我也在想啊,一个百年寿命红尘淡泊无欲无求,一个天性善良乐观狡猾温和如水,命运又是怎么把他俩安排到一起的?本该是没有什么交集的两人却凑到一起,和另一位另一位性格大为不同的摸金校尉组成了铁三角,意外的配合的很默契。
  然后我就开了个脑洞,我想如果多年后道上人再谈起哑巴张时,应该不会再说“那个倒斗一哥啊。”更多的会说“铁三角中的一员啊。”
  嗯,想想就很激动。
  那个在岁月长河游走许久,没有归途的人,终于在万家灯火中找到一盏为自己点亮的明灯,灯光映于地面,照亮一条回家的路。
  家或许不大,当然胜在温馨。
  这就够了。
  我心疼的那个强大如佛的男人,卸下了沉重的负担,过着寻常人的日子。
  忽然想起曾经摘录的一段话,觉得很适合张起灵——或许他的一生所求也不过这样,住在长长的时光里,和每个市井凡人一样,过着柴米油盐,炊烟袅袅的每一天,有家可归,茫茫红尘,有一盏灯为他所亮。

                       非我意
                      2018.8.17

万鬼同哭

剧版《镇魂》最后一集。
所有人都好好的,只有巍澜要过好久好久才可以再次相见。
这个长久的时间段里他们可能邂逅,可能擦肩,可能陌路,可能相识,但他们都怀着一颗不远万里与你重逢的心。
“牺牲小我,成就大我。”
原来哥哥们早就把结局告诉我们了,剧版巍澜没有很直白地说他们会幸福,但他们是注定得到幸福的,因为这是巍澜啊,镇魂女鬼们的巍澜。
只是遗憾巍澜相见的时间没有明说,但我觉得,他们很快就会再次相遇,说一声:好久不见。
堪堪几载,解不开相思愁化不了相思苦。还好,我等到你。
曲终人未散,巍澜永陪伴。
居北前途灿,镇魂仍相见。

有没有小可爱点梗啊,我不知道该开怎样的车,求意见评论让我来点灵感开开车,缓缓被虐的心灵。
先感谢诸君啦!

猫科动物(兽耳play,车)(重修)

好友说我这个文有点长,用图看有点麻烦,所以现在重修一下,方便观看。
很感谢大家对上篇文的喜欢[比心❤]

——昆仑惊鸿回眸刻,万物皆已失真色。

最先发现沈巍不对劲的,是大庆。

这只肥猫一边嚼着小鱼干,一边语重心长地对赵云澜说:“你呀,也别被美色冲昏了头脑,这沈巍给我总有一种熟悉感,怕不是什么好人物。”

赵云澜无所谓地撇撇嘴,抓了一把小鱼干塞到嘴里,含糊不清道:“管他是不是什么好人物,我喜欢就成。再说,你的感觉从来就没有对过啊,死猫。”

大庆呲了呲嘴,仰天长叹:“唉——沈大教授微微笑,从此赵处不早朝。”

话音刚落就被赵处踹下了沙发。

大庆愤愤地揉了揉屁股,给了赵云澜一记白眼,心说:我倒要看看你能浪到几时。

只不过很可惜,赵云澜还没有开始浪就有接二连三的案子向特调处袭来,无奈之下,他只能缓和对沈巍的热烈追求,将身心暂时放在案子上。

当然,每日的电话骚扰还是照旧。赵云澜就喜欢沈巍对他无可奈何的样子,那模样,嘿嘿嘿,可爱极了。

赵云澜歪头想的乐呵,拿起手机点在熟悉的号码上拨打出去,对面却只传来漫长的忙音,并没有人接听。

赵云澜皱了皱眉:平常的沈巍都是第一时间接听的,今天是怎么了?

他又等了几分钟,再次拨打,仍是没有人接听。

赵云澜开始有点担心了,他拿起车钥匙向特调处外走去,边走边对特调处的人员说,“我出去一趟,很快回来。你们好好工作,不许偷懒啊。”

一旁的林静忍不住问道:“老大是要出去找什么人吗?”

“呵,”祝红冷笑一声,“还能找谁?当然是去找他心尖上的沈教授。”嘲讽完又不禁在心里加了句:md死给。

这厢的赵处赶到沈巍家门口,却发现他家的门紧锁着,赵云澜不由懊恼起来:为什么当初不死皮赖脸要把备用钥匙。

他踹了一脚白墙,转身回到自己家里。将钥匙随手一扔,便瘫在沙发上,他想休息一会,但没想到这一会的休息,他就昏昏睡去,还做了个怪梦。

梦里的人一袭青衫,侧颜美如冠玉。他肩头趴着一只黑猫,身后还跟着一黑一白的两只云豹。那人伫立在山尖上眺望着夕阳,落日的余晖落在他的身上,将他的影子拉得很长,莫名的透着一股子孤寂。

画面一转,长着兽耳的黑衣少年满脸泪痕,跪卧于地,手里拿着类似于筋骨的东西,泪水不断在他的脸颊上滑落,他喃喃道:“我不要你死,不要你死……”

一旁同样有着兽耳的白衣少年冷眼看着,从头至尾只说了一句:“我的好哥哥,这么多年了,遇到事情你还是这样——懦弱不堪。”

黑衣少年抬起了脸,面容俊美好似天人,却让赵云澜从梦中惊醒。

赵云澜微微喘息,他若没有看错的话,那个黑衣少年长得与沈巍一模一样。

赵云澜烦躁的抓了抓头发,将茶几上的白开水一饮而尽,拿起钥匙向门口走去,可他刚碰到门把手,便被人从后面压制在门上。

已经是傍晚7点一刻,没有开灯的屋子里昏暗一片。赵云澜看不见那人的模样,但他训练有素的反应能力却做出了准备,他猛地屈起手肘向后袭去,却被身后的人抓住两臂反扣在后背上。

赵云澜蹙着剑眉,他一面扭身挣扎,一面在心中打算祭出镇魂鞭,可能是他挣扎的动作太过放肆点起了火苗,身后的人喘息声开始急促起来,透着一股色情意味,那人轻咬住赵云澜的耳尖,低声道:“是我……”

沈巍?!

赵云澜有些吃惊,他停止了挣扎,回头冲着沈巍担忧道:“你怎么了?”

月色如练,透过落地窗折射在屋内。通过这微弱的亮光,赵云澜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他看见沈巍的头顶上有两个毛茸茸的东西,还不时在抖动,很像是动物的耳朵。

“这是什么……?”赵云澜有点懵。

此话一出,沈巍便极快地放开压制赵云澜的手,他启唇,却欲言又止,目光躲闪且带着害羞,最后却只是低下头,闷声说:“耳朵。”

赵云澜心道:我当然知道这是耳朵,但问题是你怎么会有长在头顶上的耳朵?!

心中吐槽归吐槽,赵云澜看着沈巍那副不愿多说的样子,便也知趣的不再说什么,他伸手开了灯,屋子里通亮一片,然后……他就经历了一场“顶级色诱”:

灯光下的沈巍面色潮红,衣衫不整,头顶上的耳朵不时抖动着,目光下移,居然还有一条黑色的毛茸茸的尾巴。

伟大的赵处长表示:是个男人都把持不住的好吗?!

于是把持不住的赵处长色令昏庸,打算来一场霸王硬上弓。

“沈教授很懂情趣啊,”赵云澜舔了舔薄唇,唇角一弯侧颊上便陷出一个酒窝,他垂眸向沈巍悄悄靠近,将气息喷洒在沈巍的侧颈上,一手还不老实的向沈巍下身探去,“哟,都硬成这样了。”

他又轻按了按西装裤硬挺的部位,调笑道:“沈教授难道不解释解释,你这副……”他刻意拖长了声音,“诱人的模样?”

沈巍被赵云澜挑逗的手法撩拨得全身轻颤,他抓住赵云澜作恶的手,平时清冷的嗓音变得低沉喑哑:“……这是发情期”

赵云澜微微讶异却又止不住的兴奋,兽耳(或人兽?)play神马的最有情趣了。

“那……”赵云澜还想继续作妖却被沈巍打断了话。

“所以,接下来我会干出怎样出格的事情,连我自己也无法控制。”沈巍将赵云澜的手放在唇边,伸出舌头舔了一口柔嫩的掌心,“我想问,你准备好了吗?”

“宝贝儿,我早就准备好了,八百年前就准备好了!走,咱们去床上,我去拿润滑剂!”没料想到沈巍这么主动的赵云澜乐颠颠地跑去翻找避孕套和润滑剂,于是完美地错过了沈巍低头时唇角的一抹浅笑与眼镜后面双眸诡异的亮光。

这场性欲游戏里,谁是猎人,谁又是猎物,还说不定呢。

沈巍来到床边,伸手抚摸不久前他才躺过的地方,转头看着赵云澜的背影,微微的眯起了眼:“枪”在我的手里呢,云澜。

赵云澜在储物柜里找了半天还是没有找到避孕套与润滑剂,无奈之下只能决定用护手霜代替了。

不过没关系,一会温柔点就行了。赵云澜心里美滋滋的想着,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乖乖地钻进了猫科动物的陷阱里,还有一只黑色豹子正趴在陷阱边沿悄悄的看着,等待着时机,将他吃干抹净。

赵云澜走到床边,看到沈巍正乖巧的坐在床沿上,心里又忍不住乐开了花:“宝贝儿,我没找到润滑剂,一会得委屈你了。”

沈巍仍是温柔的笑着:“没事。”

这样温柔的微笑可把赵云澜撩的不要不要的,他屈起一只腿压着沈巍两腿之间,双手撑在沈巍的肩上,微微俯下腰身,咬住了黑色的兽耳尖:“沈巍啊,我的心肝哟,你可真听话。”

沈巍听了这话抿了抿唇,伸手握住了赵云澜的两臂,反手一压,猛地使劲,重心不稳的赵云澜便向后仰去,躺在了地上,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他并没有感到疼痛,只不过有些诧异。

“这是……?”赵云澜眨巴眨巴眼,问道。

[链接在评论,乐乎真可怕]

猫科动物(车)

诸君,我回来了。
上一篇乱七八糟的那个车,居然有那么多人喜欢[受宠若惊.jpg]
所以这次我又来开乱七八糟的车了,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彻底放飞自我。

新手司机在线开车,有晕车患者还请见谅。
连接在评论,这次是微博,图有点长,也还请见谅。
[面代巍笑.jpg]

醋(车,一发完)

题目非常跑题,写的乱七八糟。我只是想看小澜孩被摁在墙上艹而已。
新手司机在线开车,有晕车患者还请见谅。

链接在评论,是百度网盘,如果打不开我再想办法(点烟)
 

拥抱2018

一些都会好起来的